缺氧

skr垃圾像素.......
老陆生快。
qwq。
没了。
附带一朵pi。

这个地方也太冷了吧!!大佬们都发发粮啊喂!!
(随手乱画的像素图)
_(:з」∠)_

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_(:з」∠)_
乱糊一通顺便用背面凑数。
好怀恋以前追方学的日子,可能回不去了吧,但我还是好喜欢他们啊。(画那么丑你还BB啥)

关于一个不会画方块人的画师的自我修养以及不小心画反水手服rain的瞳色后遭到毒打的非公开过程。
顺便,我真是爱死他们了_(:з」∠)_
严格来说是自己的私设,看着玩玩吧´<_`

垃圾画来一发,凹凸相关。
柠凯真的好吃!!
白色情人节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就很气。
别在意本子.........
呱。
背历史脑袋昏,衣服就这样吧。

没有赶上植树节的小尾巴.......
以及垃圾画。
手机像素就很心寒(QAQ)/
不敢乱打tag......象征性地来一下。
对了,有炎岷性转(雷者自避)
以及p4是给朋友的生贺。(所以你都放了些什么玩意儿)

很久很久的图屯一波,看五歌的那张就知道年代多么久远了,虽然是前年也没多久。

关于方学的就稍微打几个tag,有CP【炎岷,F炎】,防雷........

反正我画得超吃藕.....

有没有小伙伴互关的悄咪咪问一下wwww

顺便,我是话痨xp

新年的谎言

*ONLY炎岷

*温馨向

START

首先省去那些描写新年多么多么热闹的老大一段吧!

这和我们的内容没什么关系并且,籽岷也完全不在意这些。

他翻着一页页他已经阅读过无数次的书纸,没有回家乡的学生都在方块学园欢聚一堂,一起举办一个团圆宴。

粉鱼和橙子都有自己家人,临近假期就不停信件轰炸,表示对新年的期待,同时希望她们过年回家。

五歌自己的村子也各有各的人的呼声,希望五歌也可以回家好好庆祝一下新的一年的到来。

当然,没什么糟心的事,往年的烟花,往年的炮火,往年的年夜饭,往年的一切一切。

不同的只是一封信,仅仅只是一封信,信纸的边角甚至卷了一小片,泛着许些米黄色,看起来像是从某个生活习惯糟糕的家伙的抽屉找出来的,写了一大堆歪歪扭扭的字。

炎黄显然不是故意写得比他平时的字难看的,即使他原来的字也并不是太入眼,但是重点仍然不在这儿。

他写了很多很多,表示歉意是大部分,同时提到了他自己负责的那个训练营需要他的严厉管制,这里的军队训练班都没有回去都是处于自愿,而他,一个被大家敬重并且深受喜爱的教官,自然是抬不动脚。

总的来说,以往炎黄都是和籽岷一同待在学园过年的,籽岷一个异世界的来客,自然是找借口推脱掉回家过年的事情;而炎黄,因说出想要陪籽岷而不回岩石城的理由后也是自然地得到了一片嘘声。

反正,炎黄过年不会回来了。

这样一个信息冲击着籽岷的大脑神经,微微刺痛,当早上看到这封信时籽岷觉得无所谓,但是才到中午——或者说才过了3个小时,他就觉得不自在。

没有人陪伴着的日子真是难熬。

籽岷又翻过一页纸,撇了撇嘴。

团圆宴过去了,大家都回了宿舍,籽岷打开宿舍的门,略显疲惫地半窝在下铺的棉被上,因为感冒的他吸了吸鼻子把头埋得更深了。

这其实是炎黄的床铺,但是今天他实在是太累了,帮忙做年夜饭又搬桌子,本来体力就不好的籽岷瞒着自己感冒的事实硬是抗了许多老好人的事。

睡吧睡吧,明天早点起床,说不定炎黄或者其他人就回来了呢?

籽岷脸都没洗,刷了个牙,就在炎黄的床铺上迅速地入睡了。

炎黄的气味从全棉的床单和枕头上传来,倒是让籽岷安心不少。

异世界的他居然在这个学园找到了他的归属,大多数时间,他感觉这就是他的家,没有公务的繁琐和现实的勾心斗角,虽然他也十分想念他的家人——年迈的父母亲和小侄子,但是这里的伙伴们也对他来说是另一份宝藏。

他珍惜身边所有人。

籽岷微微闭上双眼,又浮现出炎黄的样子来,一边只觉得身体燥热,一边把紧紧蒙着的被子歇了歇。

快回来吧。

快回来吧。

这是我唯一一个新年的愿望。

而当籽岷念出声来时,炎黄也的确提前坐了三天的火车,越过了巴利斯坦大河,跳过了学园门口的那一条细细的小泉,踏在了宿舍楼里的第一个台阶上。

随着他快速的步伐和微红的脸庞,他手上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也随之摇曳着。

炎黄再三思索之后还是请了假,并且获得了热烈的支持,只因他要做一件比陪自己好友过年更过重要的事情……只可惜他的到来没有比信件快。

玫瑰花瓣飘落几瓣在声控灯应声响起的楼梯间上,炎黄三步走两步地跨过一个又一个的台阶,他的脸上露出急迫与期待的神情,当他们的宿舍大门被惊讶地打开时也是如此。

结局是美好的,新的一年的开始有一个好的开头。

这只是他们幸福生活的一部分,像大部分人一样,不管他们是个骑士,侦探或是别的什么。

而籽岷,很明显地忘记了今天是情人节。

-END-

P.S:祝大家新年快乐!!是极限短打!并且烂尾了,好像还是没来得及赶上情人节的小尾巴qwq配图很丑,凑合看着吧……

乱写

1.

危难之时,他站在众人面前的身影是如此坚定。

微带着火光的他露出了往常一样的爽朗的笑容。

骑士团团长,勇敢而伟大的战士,佩带着他的那把锋利的御剑。

炎黄是被大家依赖与信任的存在,但仍少不了脱下沉重盔甲后消瘦的身体。

而现在,“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这句话显然是充满着驳论的。

炎黄满脸通红地躺在被窝里,男生宿舍三楼2-C间都是他咳嗽的声音。

栗色的发丝微微潮湿,似乎是在为昨天上街是淋了一路雨而发泄着不满,而炎黄的眼睛,虽然好像已经累得睁不开了,但还是望着一个方向。

顺着炎黄的视线看过去,籽岷正在把感冒冲剂倒进玻璃杯里,不远处的桌垫上放着一壶刚烧开的热水,从壶口冒出来的水汽模糊了旁边玻璃纱窗的反光面,舒适的热气让寒冷的房间温暖了许些。

“所以说啊——炎黄,你也该知道下雨天不带伞乱跑是没有好后果的了吧。”

籽岷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看向炎黄,顺手把热水拿过来倒进杯子里,而这也刚好使他们的眼神对上,似乎是某种心理作用促使的一样,他们同时眨了眨眼睛,炎黄显然很累,他慢慢地眨了眨半睁着的眼皮,给了籽岷一个微笑。

“你看起来很累,炎黄。”籽岷倒是略带心疼地抿了抿嘴。

“心疼了吧……哈哈哈……咳咳……”炎黄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烈,但是他咳嗽的声音也随之增大了。

“好了好了,喝药。”籽岷把冲好的药小心翼翼地递给炎黄。

然而炎黄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籽岷。

“脑袋烧坏了?”籽岷弹了弹炎黄的脑门,炎黄吃疼地哼了一声。

“呜……不想喝……”炎黄可怜巴巴地把自己蒙进被子里,露出无精打采的黄金色的眸子。

“不喝感冒药不会康复,那么你别想吃猪排饭了……骑士团团长,什么苦没吃过?”籽岷笑着调侃道,“区区感冒药,应该不在话下吧?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买的水果味的哦。”

“好好喝药的孩子有奖励的啊……”炎黄虚弱中透露出一丝狡黠,对着籽岷略有深意地说道。

籽岷叹了一口气,脸颊两侧不经意间出现一抹红色,他头痛似地揉了揉脑袋,没有出声。

“同意了?”炎黄试探性地询问道。

“喝药。”籽岷无奈地递上玻璃杯。

“耶!”炎黄开心地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好苦啊啊啊啊?!”

-- 一会儿后 --

玻璃杯在炎黄痛苦的吞咽声中空了。

“惯例晚上,不允许反悔哦籽岷。”

“……真是拿你没办法。”

P.S:第二天,炎黄的感冒好了。

2.

籽岷是一个向来不太会把自身的想法表露出来的人。

这并不代表他沉默寡言,相反地,籽岷倒是会对他所感兴趣的事表现出十足的积极性。

对像籽岷这样的聪明人来说,一时的沉默很可能只是他在思考着什么,为了下一秒能做出正确的事,或者更完美的答案。

然而就算是籽岷,此时此刻他的头脑有多么清晰的思维,也不得不慌了神。

炎黄,他一直以来最要好的朋友,在这样一个阳光普照的中午把他叫到了后花园。

阳光在树荫的缝隙中投下细碎的光斑,亮黄色的光芒笼罩在他的身旁,而炎黄柔和的栗色的发色,因为紧张而皱起的眉头但却丝毫没有一点动摇的金色眸子,让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让籽岷心动。

“籽岷,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也是。”

他和炎黄初次对对方坦诚的时候美好地如同童话一般。

然而这篇尚未打上句号的故事被紫罗兰组织的阴谋像碰上利爪似的撕成了碎片。

人们都说炎黄不可挽回地变成了FLAME,他离开时头发是鲜艳刺眼的绯红色,瞳孔中只有残忍的冷酷与无情,滚烫的火焰围绕在他身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只有籽岷是明白的。

他在求助。

炎黄在向他求助。

籽岷和炎黄成为恋人的时间并不长,但两人之中却有对对方莫名的理解与默契,籽岷成了最能看懂炎黄的人。

炎黄其实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开朗大条,以前的炎黄是个孤僻的人,而现在到了新的环境中,虽然有所好转,但孤独的种子仍然是在他的心脏上深深地埋下了。

炎黄曾说过,是籽岷打开了他的心扉,让他真正地去从内心世界来爱别人,接受别人。

炎黄虽力量强大,但俘获他的终究是籽岷胜过任何人的意志与心灵。

籽岷决定去救他。

已经三个月了,没有看到那熟悉的笑容已经三个月了。

换上紫罗兰小兵统一的着装,籽岷仓促地只身来到紫罗兰打探情报,校长着重强调了籽岷不允许做出计划外的行为。

籽岷想自己会的。

然而在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整个大脑的脑细胞都在叫喊起来。

救他!!

把他夺回来!!

籽岷迟疑了一会儿,伸手拦住了迎面走来的FLAME。

对面的人似乎早就料到是籽岷,只是冷冷地注视着他。

“好久不…”

“借过。”

一句话还没说完,手臂就被轻轻地推开,炎黄,不,FLAME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你要知道,我不是他,”FLAME没有转过身,他对还在呆愣着的籽岷示威性地说道,红色的眼眸在阴暗处闪闪发光,像在期待着什么,“如果心有不甘的话,从我这里,夺回来。”

“……”籽岷没有想到FLAME会说出这种话。

“别误会,我也想就地杀了你,但是身体里面的那个家伙抵制地很厉害,我做不到。”FLAME叹了一口气。

“这次就放过你,快滚。”FLAME甩下一句话,就消失在籽岷的视野中。

籽岷站着想了一些事,跑着回了方块学园。

救炎黄,得先他自己变强,FLAME说的并不没有道理。

等我。

---END---

第二篇联系紫罗兰对抗战时炎黄回来了,应该可以说是甜文吧!
顺便也把我内心中对炎黄和籽岷人物形象的理解简单地说了说,凑了个字数,仅仅是从CP角度来看,请勿计较ww

END

新年快乐,虽然有点晚了。
后知后觉有个“W”没有画上去,各位脑补吧XD